• 舟山網微矩陣:
  • 掌尚舟山APP 掌尚舟山APP
  • 舟山論壇APP 舟山論壇APP
  • 舟山網微信 舟山網微信
  • 舟山網官方微博 舟山網官方微博
您的當前位置: 首頁>舟山網首頁>城事

追憶:兒時過年好辰光(圖)

2020年01月24日 09:46 來源: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

  因為過年,臨時撤下了原本的傾訴,尋找屬于和新年有關的題材。想起小記兒時的過年,也別有氛圍,正好記錄。站在年前,遙望往夕的年味,總是覺得,分外溫情動人。

  前幾年經過定海柴水弄的時候,發現原本斑駁的外墻都被一一刷白,陡增了氣勢,看上去精氣神很足,但和先前的蜿蜒小巷相去甚遠,也失去了昔日小巷的味道。陌生感,在這刷白的動作中,逐漸彌漫。

  近幾年,柴水弄曾被刷白的外墻雖在風吹日曬中又有做舊感,總歸和兒時記憶中的大相徑庭。多年前,當柴水弄幾戶老街坊的大門門板刷漆換新,老式木窗被白色的塑鋼窗框所替代,兒時的味道,已經越來越遠。所有的事物,被放在記憶的長河中,分外美好。

  兒時的記憶中,柴水弄是條長長的小巷。

  兒時的世界很小,柴水弄的外婆家,人民北路的奶奶家,就是最熟悉的地方。兩家相隔不遠,在那個還沒有大馬路的年代,邁開步子,穿過幾條石板小路就能走到。

  小時候的過年,就是在奶奶家與外婆家輪番度過的,無論在哪一邊過年,都能感受濃濃的大家族的熱鬧。大年三十在奶奶家,大年初一在外婆家,雷打不動,像是不成文的規定,年復一年。

  當年奶奶家和外婆家都是四合院,當然這并不表示整個四合院都是他們的,他們只是占據院內的一個角罷了,但也因此有更多同住一個大院的鄰居。

  那時候也沒覺得四合院有什么好,只覺走進踏出的熱鬧,與街坊鄰居也離得很近,走進走出抬頭相見,大家都笑臉相迎,一點都不生分。幼年的我有禮貌地喚一聲“阿婆”,軟軟的甜甜的童音,不曉得換來多少長輩臉上樂開的花兒啊。

  每每大年三十,奶奶家是最熱鬧的,因為杭州的小姑一家來了,沈家門的大姑一家也來了,還有定海的叔叔一家。爺爺膝下的四家兒女統共五個第三代,清一色的男孩子,就我一女娃,4:1的比例,就顯得特別金貴了。

  說起我小時候,最喜歡跟在大姑家兩個表哥屁股后頭轉,他們年齡比我大好幾歲,也特別高大。當他們一左一右地走在我身邊,是和平時玩的小伙伴不一樣的感覺,像是有了左右護法,倍兒有安全感。幼年的我時常抬起腦袋,用仰視的目光望向他們。

  奶奶家滿滿當當一大圈人圍坐大桌,在一番熱熱鬧鬧的年夜飯后,爺爺便亮出了他的獨門“絕招”——煙火。他老人家拿出來的煙花和我們這種小不拉子買的不一樣,都是四四方方的大煙火,亮出來的時候超有氣勢。

  看到這樣“重量級”的煙花,我們幾個小的眼里放光,大家一起歡呼著跑到天井中燃放。爺爺生性節儉,但從不吝惜年夜飯后的煙花這一環節。當絢爛的煙花飛上天空,我們仰起腦袋看它們在天空中綻放,太漂亮了,就像是這晚年夜飯的壓軸大戲。

  現在憶起,總覺得這樣的夜晚才能叫過年。

  大年初一的外婆家也不輸爺爺家,我們經常待在里邊最大的房間也是當時大舅的房間里“作亂”。房間里邊一張靠墻的大床就是我們幾個小的舞臺。每每過年,我和表弟表妹都會自編自導自演一臺屬于我們自己的“春晚”,同時兼做自己的觀眾。

  我們的節目,輕易不面世,如果中間有節目實在出彩,在三雙小眼睛你看我我看你的慎重商量妥當后,才會去請來大人代表坐在底下一起欣賞。

  我們也喜歡到小舅的房間。就在后房,很小的一間,一張靠墻的小床,是沒有窗的狹小的密閉空間,但對于我們,就是天堂。我們幾個撒歡般的甩了鞋子,任臭襪子的味道在他的小床上肆意發散。

  吃完大年初一的年夜飯,再一起擁到天井放煙花。這回放的是小煙花,不似爺爺家的大個兒。但幾個小小的煙花,點燃綻開時的絢爛與璀璨,也足以燃爆我們幾個小的心啦。沒辦法,就這些,我們幾個還是訛了舅舅們的錢,屁顛屁顛地一塊跑出去,在攤位前精打細算,以最大的性價比,購得最適合的煙花。

  我們有三個舅舅,想來要是再來幾個舅舅,我們幾個的煙花錢還能豐厚些?,F在想來,還是有些小遺憾。

  外婆家與我一般大的小伙伴共有仨,我一個,表弟小我四個月,表妹又小了表弟四個月,還有的表弟表妹又小了我們一輪,那時我們可是自詡大人啦,誰帶那兩小P孩玩啊。

  有一年,我們仨不知從哪個長輩地方收到了一張壓歲錢以外的十元錢,實在太激動了,簡直巨款么。三個人攥著錢跑到小店里,央求人家給換開了。三個人,每人三塊三角三分,這個數除不盡,最后還剩下一分。

  這一分錢該歸誰呢?年紀尚小,我們幾個也是猴兒精,誰都不肯讓誰占了便宜,便苦口婆心地勸小店收了這一分錢。

  你說小店哪會占我們幾個小孩子的便宜,大人只是頗有興致地看著我們笑,把那一分還給了我們。我們仨面面相覷,一致決定,將那一分錢扔到護城河里,誰也得不到。

  現在想來,這畫面還真是有儀式感。我們三個人擁簇著一分面額的硬幣,雄糾糾氣昂昂地走到河邊橋頭。我是老大,當然由我來扔。六只小眼睛,眼巴巴地看著它在天空中劃過一道弧度,然后“奮不顧身”地掉入護城河內,再也看不見。

  現在想起那會兒的過年,無處不好玩。只是這樣的童年過年,之后隨著爺爺家搬樓房,最后幾位老人的相繼離世,大家族如失了主心骨的散沙,少了聚點,便少了這樣的歡聲笑語。甚是想念。

  而每每過年時,往年過年的記憶便浮上心頭。提筆記錄,以示懷念。

原鏈接: 作者:朱蔚    

掌尚舟山客戶端

此新聞可在《掌尚舟山》APP同步收看,掃碼下載隨時閱讀舟山新聞

青海快3开奖号 幸运彩票app腾讯三分彩 博财配资 股票行情今天大盘 江苏11选5开奖爱彩乐 陕西快乐10分怎么玩 湖南体彩赛车一体机用法 福建22选5开奖软件 众想期货配资 贵州十一选五平台有哪些 吉林十一选最大遗漏